曹惠资讯

热点新闻
首页 娱乐 《唐顿庄园》与英国童话的背后
发表于2019-11-08 12:58:03
      

《唐顿庄园》与英国童话的背后

不久前,《唐顿庄园》的电影版在美国发行。虽然这部被媒体嘲笑为“关于一顿饭”的电影起初并不受欢迎,但它势不可挡,击败布拉德·皮特的《广告阿斯特拉》(Ad Astra)和西尔维斯特·史泰龙的《第一滴血5》(First Blood 5)位居北美票房榜首。就像前几年英国的“宫廷剧”一样,美国人似乎更喜欢它,尽管这部电影的主要叙事线索之一确实是“关于一顿饭”:乔治五世和玛丽女王来到唐顿庄园,克劳利一家横扫宫廷,烹制“皇家大餐”,主人和仆人聚在一起。

中国文化中有一个词——晚餐,但实际上英国人也非常了解它。一些评论家在《唐顿庄园》中看到了“饮食政治”。影片中有这样一个场景,看似无意但却有着深刻的含义:厨师帕特莫尔夫人(patmore)用安眠药“躺下”随行的法国厨师,用纯正的英式菜肴代替原来的法国食谱,以展示她的烹饪技巧,宴请国王和他的宴会。英格兰国王吃什么?我当然想吃英国食物。甚至为宴会提供蔬菜的餐馆老板也自豪地说:“我会一辈子记住这一天...太荣幸了。”所谓的说话者不是有意的,但听者是有意的。一些批评家认为,没有什么比这一举措更具有排他性的了,这可以说是针对人民的心灵。因此,这部电影毫不含糊地回应了英国英国退出欧盟的主题:拒绝“欧洲风味”。从这种“气味”中,英国人嗅到了布鲁塞尔的繁文缛节和飞扬跋扈,即来自上层的压迫性存在。这部电影中法国厨师的傲慢近乎滑稽,这可能代表了英国人对欧洲文化的偏见:英吉利海峡对岸的人们既无聊又傲慢。

食物显然离英国很远。很久很久以前,在西方世界,几乎所有与烹饪相关的笑话都出自英国烹饪。用波洛的话说,“英国人没有食物,只有食物。”弗吉尼亚·伍尔夫告诉小说中的人物去灯塔看看:“所谓的英国烹饪太可怕了。”后来,在场的一位绅士称英国咖啡为“英国人称之为咖啡的那种液体”。这种讽刺并不少见。英国人不擅长和解,他们几乎已经得出了最后的结论。然而,英式烹饪已经成为外国人克服缺点的目标。乔治·奥威尔曾经写道,一位法国作家说过:“最好的英国烹饪当然是法国烹饪。”这种戏弄自然激怒了奥威尔。他列举了一些英国美食,如熏鱼、圣诞布丁、糖浆饼、苹果布丁等。标题为“关于英国烹饪的辩论”,辅之以烹饪方法。这个话题显然违背了诗人西德尼和雪莱“为诗歌辩护”的传统。可以看出,奥威尔尽了最大努力来证明英国美食的合理性。然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篇文章被阅读时带有打碎玻璃的嫌疑——所谓的努力太强了,但它是笨拙的。当阅读袁子才的《绥远美食单》时,可以看出它出自美食家之手,是随意写成的。然而,奥威尔的工作是可疑的,似乎花了很多努力来准备这个食谱。他自己不得不承认英国食物,重油和糖,“有些粗糙”。

然而,一个国家的食物和饮料不仅关乎饱腹感,还关乎一个国家的美学和文化。奥威尔在这篇文章中的列举,类似于“蒸羔羊,蒸熊掌,蒸鹿尾……”不仅是关于英国烹饪的辩论,也是关于英国文化的辩论。文章哀叹道,“现在很难找到一家能吃到正宗美味的英国食物的餐馆”,并不否认“英国的每家餐馆都必须是外国餐馆,这不是自然规律,否则会很糟糕。”改善的第一步将是英国公众自己不再采取这种长期宽容的态度。“面对外国食品的入侵,英国人应该竭尽全力,至少在第一次进攻的精神下。英国美食是英国独有的,也是英国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代表着地道的英国风味。借用奥威尔的话说,“它们是我们的专长”。它们是否美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背后的文化甚至政治含义。这种通过吃来谈论英国的独特性,从而将文化身份与民族自豪感联系起来的方式,不禁让人想起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著名口号,“拿我们的蛋糕,吃我们的蛋糕。“——英国蛋糕是英国的,不能被别人分。这种“一股子”的霸气,带有一种老式的自豪感和例外感。这表明吃饭确实是一件政治事务。

《唐顿庄园》在美国影院很受欢迎,但它是在英国政治陷入困境的时候上映的。离开欧洲的决定被推迟了,甚至连常见的饮食事件也让人思考。自今年7月以来,约翰逊面对危险组建了内阁。他想割断歌迪的结。然而,他一再折断戟,处于危险之中。履行他在10月31日前正式离开欧洲的承诺似乎越来越困难。《唐顿庄园》似乎对人类和动物无害,也赋予了寓言色彩。讲述故事和推销感情的电影和电视作品带有模糊的政治色彩。文化传统或生活方式的衰落,尽管容易被忽视,却是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怀旧情绪。一旦这种怀旧情绪开始困扰甚至占据人们,这种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就会终结。然而,这将带来表面上的繁荣:人们会更加关注、思考、谈论和写作。似乎人们会用精神层面上的各种过度伪装来弥补他们对死者内心深处的不安,比如这种不安和压抑。外行人认为它的黄金时代即将到来,但事实上它更像是一种闪回。在某种意义上,怀旧是一种类似于“退化”的现象:不情愿的回头看就像希腊神话中吃尾巴的蛇。一旦空气的味道被检测出来,大量的电影和电视作品和出版物就会涌入。他们会无限期地复制和繁殖自己,产生一种猖獗而廉价的怀旧感,并赚很多钱和名声。与此同时,这个过程会反馈消费者的意识形态,所以它会来回往复。这是怀旧经济学。《唐顿庄园》自然属于其生产消费链中的一个环节。

事实上,《唐顿庄园》并不是唯一一部被寓言化并注入“隐喻”的英国文学作品。赢得许多奥斯卡奖项的《黑暗时代》(To Dark Time)被追溯性地解读为一则关于英国现状的寓言。当时,欧洲国家纷纷沦陷,但英国人骄傲地站在丘吉尔领导下反对轴心国联盟。现在的情况几乎一样,只是对手变成了欧盟。考虑到英国退出欧盟公投以来的连败,把现在视为战后英国“最黑暗的时刻”似乎不算过分。有趣的是,约翰逊本人视丘吉尔为偶像,并写了一本丘吉尔传记。因此,大众文化和民间文化往往是一个国家意识形态趋势的风向标,隐含地标志着其意识深处的基本趋势。大片不仅在描绘人们的心灵方面如此有效,在民间短篇童话方面也是如此。多彩耀眼的影视作品实际上与简单纯真的民间童话所反映的民族心理相似,在它们看似不同的外表背后有着相似的思维方式和公共基础。这些作品连贯一致,形成了描绘“英国精神”的谱系。

从这个意义上说,也许《唐顿庄园》、《三只小猪》、《杰克和豌豆》、《矮人汤姆》和《巨人黑仔杰克》等经典英国童话都有异质同构的思维方式。这一断言似乎令人震惊,但并不夸张。科林·曼拉夫在他的《英国幻想文学》一书中对英国童话进行了精辟的分析。他指出,英国童话比格林童话更强调“保护事物的原始特征”,后者强调“自我完善”。在上面提到的童话故事中,一个共同的主题是“自我保护”,它反映了英国人民的“简单保守主义”,甚至可以归因于“一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感和坚持自我的愿望”。他们一起描述了对外部威胁的警惕。

从这个角度来看,约瑟夫·雅各布斯(joseph jacobs)收集的著名英国民间童话与一面展示“英国精神”的镜子没有什么不同。与贫乏的食物相比,英国童话是众所周知的。作家董桥曾回忆起20世纪70年代在伦敦旧书店里深情地阅读儿童书籍的情景。从毕翠克丝·波特的《彼得兔》、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漫游奇境记》、杰姆·巴里的《彼得潘》、肯尼斯·格雷厄姆的《柳林风声》到安娜·米尔恩的《小熊维尼》,老人像一本书一样对他们讲述了一切。几十年后,他似乎仍然不满意。这些故事既迷人又精致,也是英国童年记忆的一部分。因此,董先生萌发了童心,遗憾地写道,“他没有在英语世界度过童年,不熟悉英国儿童文学。”事实上,英国儿童文学不仅是上述作家创作的“文学童话”,也是一大部分代代相传、出处无法证实的民间童话,如雅各布斯(Jacobs)编写的《三只猪》(Three Pigs)等故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广为流传和收集的故事更能代表一个国家和一种文化。它们不仅是儿童娱乐的幼稚可笑的故事,而且往往具有民俗和社会学的意义。

中国引进和研究外国童话的先驱周作人曾经写道:“(童话)是用来讨论民俗和解释历史事件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一方面,“徒劳地听童话”而不太关心逻辑和真理是很自然的。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周氏兄弟、孙郁秀、郑振铎等人的领导下,西方童话开始进入中国,生根发芽,也受到了很多批评。为此,鲁迅先生写道:“对于童话来说,...有些人说猫和狗不应该会说话,这叫做先生。这是人类尊严的丧失。”然而,他安慰这些数字说:“我认为这似乎是一种“毫无根据的担心”。事实上,这并不重要。”另一方面,童话背后往往有丰富的信息。至于鲁迅自己翻译的俄罗斯童话,他认为它们“虽然是“童话”,但实际上描述了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各个方面”在他看来,俄罗斯童话也“描写了老俄罗斯人的生态和疾病”。这样,童话似乎有双重功能,有不同的方法和不同的结论。虽然不同国家的童话可以被民俗学家和人类学家如普普普、斯特劳斯、格雷马斯等提取出来。要指出形式层面的共性,回到意义的维度是极其美妙的。

英国诗人奥登曾指出童话可以是儿童的消遣、人类学家或比较宗教文学。他发现了一些法国民间故事和格林童话之间的相似之处,但同时他强调了它们的不同之处,并对汉瑟和葛丽特的法语和德语版本进行了比较。在他看来,童话是关于希望和表达幻想世界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隐蔽的”:“民间故事主要由成年人阅读”和“它们包含一些来自古代仪式和神话的元素”。不同的民族自然有不同的希望、不同的仪式和神话,以及不同的童话故事。换句话说,阅读一个国家的童话和审视一个国家的精神希望没有什么不同。

英国剑桥大学教授、社会学家艾伦·麦克法兰(allen mcfarlane)在演讲《现代世界的诞生》中指出:“格林兄弟、佩罗和安徒生的民间文化传统无法与英国相媲美。”英国童话有其独特的特点。事实上,致力于收集意大利民间童话的卡尔维诺(Calvino)认为,所有国家都有自己的童话,反映不同的民族精神。他称德国童话是德国“民族精神”的无名产物。因此,英国民间童话与“英国‘民族精神’的无名产物”没有什么不同。“。

《英国民间故事》的编辑丹·肯丁和艾米·道格拉斯在书的前言中说:“有没有比通过流传了几代人至今仍活着的民间故事更好的方式来了解另一个国家或另一个民族?”阅读一个国家的童话有助于更深入地“了解它的人民”和“了解它的历史”。就英国而言,两人指出,英国民间童话讲述了国家的“幽默与欢乐、悲伤与悲伤、奋斗与希望”的故事,并通过几代人的“说书人”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

在这些故事中,《三只小猪》无疑是最原始的英国童话,反映了最真实、最深刻的英国精神和民族心理。用垦丁和道格拉斯的话说,这样的故事“反映了英国人的道德、信仰和幽默感。尽管这些主题可以在其他文化中找到,但这里有一个明显的英国特色。”曼拉夫开玩笑说,“三只小猪”写了“一个经典的私人建筑行业”。与上述童话及《玫瑰树》、《醋夫妇》、《三只小熊》等其他故事一起,反映了保卫祖国的主题,构成了保卫祖国、抵御侵略的寓言。它主张“保留”,并表达了防御立场。

这个古老的“三阶段”叙事以“保卫祖国,抵御外来侵略”为背景讲述了这个故事。伴随着日益强烈的叙事节奏,故事进展迅速。房屋一个接一个地倒塌,让他们几乎毫无防备。然而,当各方被围困时,他们突然从失败转向胜利。在这些故事中,主角并没有陷入一场亲密、公平和公正的对抗,而是经常面临着敌我力量的巨大差距,这是一种对巨人的“大卫和歌利亚式”态度。因此,它有一种悲壮的颜色。英国历史上也有许多这样的事件可以被视为英雄事件。这种事件被认为是英国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这也是英国居住在厄立特里亚时国家命运的隐喻。这个巨人经常来自欧洲:西班牙在16世纪扮演这个角色,法国在19世纪扮演,德国在20世纪扮演。这些事件意味着一种不怕强大敌人的精神信仰,也就是说,一个敌人,一百个敌人。当这个国家即将崩溃时,它可以自己扭转局势。这种信念当然帮助英国人在伦敦空袭中幸存下来,但它也很容易被扭曲成一种盲目的自信,一种近乎顽固的自以为是。在大英帝国的全盛时期,它是一种自信,而在“小英格兰”缺乏荣耀和国力衰落的情况下,它却成了一种无视事实的自我封闭。也许正如奥登所说,“希望”是童话故事中事件的动机,“所有的希望都是用想象中的现在代替现在的现实”。

“分离之家不会长久”——这是林肯对美国人的智慧。英格兰的这栋老房子怎么样?有一句著名的古老谚语最能说明英国人民的态度:“英国家庭的家是他的城堡。”剑桥大学社会人类学系的麦克法兰教授指出,这句话反映了英国人民的独立和个人主义。从某个角度来看,这是坚守岗位不允许任何土地的原则。它代表了捍卫自己独特性的抵抗姿态。因此,它与《三只小猪》中强调建设、保护和抵抗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童话中的小猪终于用砖砌的小屋打败了狼。然而,事实上,英国的这座房子几乎要分崩离析了:“左”派和“左”派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虽然这栋老房子暂时不会倒塌,但它也正处于剧烈变化的关键时刻。

英国人生活在童话中吗?优雅的唐顿庄园只是童话中的城堡吗?电影结束时,老伯爵夫人问道:在这样一个“属于另一个时代的房子”里,一家人能继续这样生活吗?伯爵格兰瑟姆沉思了一会儿,回答说:“我想我们不能再与它分离了。”

这也是一个隐喻吗?

光明日报(第13版,2019年10月17日)


天津11选5投注 3分钟pk10 河北快3投注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500彩票




上一篇:齐溪天生的演员 电影话剧欧洲上演备受追捧
下一篇:前9个月郑州航空港652个项目完成投资489.9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