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惠资讯

首页 文化 “臣庶不得用”,只供君王,中国制瓷史的官窑时代是如何开创的?
发表于2019-10-28 16:43:50
      

“臣庶不得用”,只供君王,中国制瓷史的官窑时代是如何开创的?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34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的原标题是“越窑秘色瓷莲花碗:天生神秘”。未经允许,严禁转载。任何侵权行为都将受到起诉。

温/李雪

“我不能用它”,是秘色瓷器可敬无比的地位,因此有人认为,越窑秘色烧制开启了中国制瓷史上的官窑时代。

越窑青瓷莲花碗(苏州博物馆照片)

“那时候,我是最小的,所以我扑倒在地上,用借来的火夹子把文物一件一件地夹出来。第一个被剪下来的是这个月窑青瓷莲花碗,用釉料和祖母绿湿润。”已故的钱泳先生是苏州文艺界的领军人物。他44岁时第一次发现这个莲花碗。钱泳的妻子徐悦是吴湖帆的侄女,一位伟大的鉴赏家。婚后,他自己在吴湖帆手下学习书法和绘画。因此,他不仅知识渊博,视野开阔,骨子里还有传统文人的优雅。这样,他成为1949年后梳理苏州文物的重要人物。

2015年8月,102岁的钱泳去世。但如今,苏州的许多文物都不能以他的名字命名,而这个青瓷莲花碗就是其中之一。

莲花碗的发源地是苏州虎山,也被称为云岩寺塔。隋文帝第一年,修建了虎丘,但最初是用木结构建造的,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后来倒塌了。据寺庙宝塔专家苏玉成的研究,在虎山目前的历史位置上至少出现了四座宝塔,要么是被自然破坏,要么是被“佛灭运动”人为破坏。石虎山建于北宋第二年961年,至今仍矗立在苏州的西北郊区,守护着这座古城。然而,自明代以来,由于基础原因,虎丘开始倾斜一点,后人也不断对其进行修复和维护。

然而,多年的维修并没有揭示塔内的秘密。20世纪50年代,虎山再次面临倒塌的危险,苏州市文物局开始修复。根据1957年《苏州虎丘云岩寺塔文物发现情况通报》,3月30日下午,工人王菊生对塔二楼西侧大门边缘的灌浆一直不满。经验告诉他,墙上应该有一个缺口。王居生揭开砖墙的一部分,发现里面有一个人可以倚靠的洞。令人惊讶的是,在石室中间有一个长方形的石头字母和许多其他文物。

然而,王菊生不是专业人士。他知道这可能是一笔财富,但他没有什么经验。由于操作不当,石质信件散架,文物受损。第二天,老虎山进入“警戒状态”,专业文化和保险人员开始进一步挖掘工作。他们需要注意的一件事是:虎山宝塔的中心还有其他洞穴吗,那就是寺庙或者地下宫殿。

王居生发现的暗室是石塔二楼的天宫。后来,在三楼和四楼发现了类似的天宫。1957年5月25日,工作人员在塔的三楼中间发现了十多层砖下的紫南木板。他们揭开了木板。下面是一个十字形的洞穴,大约一平方米,人们无法进入。以下是当时最年轻的工作人员钱泳回忆的场景。他更有运动精神,俯身一件一件地夹着文物。

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苏州博物馆现任副馆长程仪对我补充道:“当时,它是用棉布包裹的扑克头拍摄的。碗和碗支架完好无损。取出后,很快被送到狮子林的文冠回族储藏室。简报中最初称之为“月瑶青瓷薄花碗”,后来改为“月瑶青瓷莲花碗”。"

钱泳在简报中这样描述:“(碗)由基座支撑,也是用大莲花图案制成的。釉面光洁,光泽如玉。这是越窑难得的精品。”当时,人们可以肯定这是越窑青瓷,但没人知道这是传说中的秘密瓷器。

在发现的第一封石头信的内储物箱上写着“2000年12月17日,心有岁的剑龙进入宝塔”。剑龙的第二年是虎丘重建的时候——公元961年,北宋的第二年”。除了这个莲花碗之外,还发现了大量的其他佛教遗迹,包括佛经卷轴、刺绣佛经、铸铁镀金佛塔和石碑、丝绸刺绣赋、青铜佛像、檀香木雕刻和三环神龛,以及大量的唐和五代硬币。然而,经过专家的挖掘和研究,证实虎山没有地下宫殿。可能是因为苏州有很多河流,地下水位高,相对潮湿,所以不适合修复地下宫殿。因此,所有的珍宝都藏在天宫里。

今天,这批虎山文物的精品被收藏在苏州博物馆。在苏波一楼的八角形大厅里,最显眼的地方是为莲花碗保留的。碗的高度为13.5厘米,包括碗和杯架。结构巧妙。全身用绿色釉料装饰。它像玉一样明亮干净。它是清澈绿色的。轮胎颜色可以透过外露的轮胎看到。碗体的外壁、杯盘的表面和环脚都装饰有大莲花浅浮雕,如同莲花一样克制优雅。

这种碗的功能是什么?它也是佛教的器皿吗?一种流行的解释认为这是香炉,但程颐否认了这一点。他指出,在五代时期,熏香主要是用熏香来产生烟雾。瓷器容易爆裂,而线香直到元朝甚至明朝才出现,所以它不会被用作香炉。“但这个装置最初是因为底部环在烧制过程中没有完全上釉,或者托盘表面上釉,导致灯和支撑部件粘在一起,直到太阳穴打开并夹紧后才断开。这表明这个器具自从被烧毁后就再也没有用过。因此,茶具很有可能被专制崇拜,直接放入虎山。这种意想不到的分离还向我们展示了托盘表面的“物品”一词。

“物品”可能是制造商的标志。五代时期,苏州曾是吴越的附属国。佛教盛行。当时,为了确保人民的和平与稳定,建造了大量寺庙和宝塔。人们也用他们积累的财富来支持寺庙和祈祷和平。因此,老虎山的这批文物可能会被许多善良的男女分享。然而,莲花碗制作精良,是青瓷的顶级产品,不会来自普通家庭。

莲花碗的发现和开始可以结束了。然而,仅在发现陕西法门寺地下宫殿发现秘密彩瓷的30年后,就真正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因为秘密彩瓷的传说在面纱的一角被揭开后变得更加神秘。

月瑶绿釉花卉折叠图案盒

青瓷发展史上有两个引人注目的里程碑:一个是晚唐越窑秘色瓷,另一个是北宋汝窑乳浊釉青瓷,两者都是最好的青瓷。

“神秘色彩”一词最早出现在晚唐诗人卢桂梦的诗中:“九秋风暴露了窑子,赢得了数千座山峰和绿宝石。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半夜成为朋友,在半夜喝一杯酒。”这首诗名为《秘制瓷器》,也是唐代史料中唯一记载的秘制瓷器。任何关于唐代神秘色彩的谈论都离不开这首诗。后来,五代徐夤也在《龚宇米色茶战》中谈到了这一点,说:“从绿到绿,从红到新的转变,陶成首先得到了吴公君。我摘下明月染泉水,轻轻旋转薄冰填满绿云。”因此,在一个秘密彩色瓷器广为人知但鲜为人知的时代,人们对这种瓷器的想象停留在“祖母绿的千峰”和“祖母绿向绿色的过渡”上。因此,“神秘色彩”已经成为瓷器色彩的描述,一种无法解释的有意义的色彩。然而,这只是对“秘密颜色”的解释之一。1000多年来,人们对这个概念有不同的看法。

到了宋代,关于暗彩瓷器的记载越来越多。唐宋之间虽有五代,但50多年来,宋人对秘彩瓷的概念有许多不同。越窑是什么时候开始生产暗彩瓷器的?暗彩瓷器到底是什么?宋人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仍然有许多人从釉料颜色中定义“秘密颜色”。另一种观点认为,这种瓷器稀有而高贵,所以它并没有向人们展示秘密,“官员和普通人不能使用它”,也就是说,它只供国王使用。还有一种说法,朝鲜半岛上的汝窑和朝鲜青瓷被称为“秘色”,而不是越窑,甚至有人把龙泉窑瓷器归类为越窑秘色瓷器等。现在看来,后两种理论都站不住脚,而《千峰翠色》和《陈数不能使用》可以大致勾勒出暗彩瓷器的外观和地位。

随着北宋后期越窑的衰落,密宗瓷器不再烧制,产量也不大。久而久之,秘传瓷器成了“江湖传奇”。历代的人们都在描述这种瓷器,称之为温暖、优雅、高贵和稀有,但很少有人能把真正的器物与这种描述相提并论,就像1957年虎山出土的莲花碗一样。人们一直在寻找确凿的历史证据来将这个传说还原为现实。

1987年,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倒塌。考古学家在塔底的地下宫殿中发现了大量文物,包括14件青瓷。其中十三幅是唐懿宗(859-873)创作的。石碑上的“衣服账户”记录了这些文物,并称之为“瓷器的秘密颜色”。其中碗、盘、碟制作工艺精湛,釉面均匀,釉面颜色为纯天蓝色。与此同时,出土了一个唐代越窑青瓷八边清瓶。虽然在“服装账户”中没有找到相应的记录,但从工艺、釉料颜色和釉料光泽来看,它与其他13件记录的暗彩瓷器属于同一种瓷器。

至此,陆桂梦的诗句得到了实物的证明,人们终于知道了秘密瓷器是什么样子。这一重要发现为进一步鉴别早已失传的秘彩瓷,彻底打破秘彩瓷研究的困境,为苏州博物馆越窑青瓷莲花碗的研究课题注入新的活力提供了标准手段程颐说。1995年1月,这座莲花碗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越窑秘瓷研讨会”上被正式命名为“五代越窑秘瓷莲花形抱灯”,它与法门寺唐代秘瓷一样,成为越窑秘色的代表作。

一些学者试图讨论“千峰绿宝石”是什么颜色。卢桂梦在“九秋风九露”的前提下提出了“千峰绿宝石”。因此,这是晚秋的一种翠绿色,层次丰富,绿中泛黄,深而不露,这是古人追求的淡定内敛的气质。在越窑瓷器中,最成功的是带有水晶釉色的淡艾色,它可以达到碗中无水的效果,但它似乎有一池清水的效果。想象比这“千峰翡翠色”更优雅、更湿润。仔细观察莲花碗和法门寺秘色瓷,可以看出它们釉色的不同。这些工具的内底部没有燃烧的痕迹。釉面光滑湿润。法门寺的器物有更多的黄色成分,而莲花碗在其淡蓝的湖面下有更多的灰色成分。

秘密瓷器的“秘密”也意味着从配方、制坯、上釉到烧制的整个过程都是秘密的。瓷器的烧制取决于原材料的各个环节,如胎土、瓷釉、窑具和烧制程度。它不可能每次都达到理想水平,总会有一些偏差。然而,暗彩瓷器之所以是顶级的,是因为它的偏差度极小,在所有可控细节上都达到了最高标准。因此,法门寺发掘后,人们知道什么是秘色,但知道它来自哪里,是如何烧制的,这成为秘色瓷研究的下一个重要课题。

苏州博物馆副馆长程毅(苏州博物馆照片)

谢希英是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成员。秘密彩瓷烧制技术是他团队的研究内容。许多中国古代瓷窑位于浙江。唐代以来,越窑分布在明州和越州,大致相当于浙江东部的宁波和绍兴。这个地区有山、河、湖,自然资源丰富,有大小越窑遗址700多个。上林湖位于慈溪市桥头镇,是目前越窑秘色瓷生产最集中的地区。谢希英一年到头都在这里工作。

谢希英告诉我,从2014年9月开始,他们进行了为期五年的新一轮挖掘,下个月的挖掘工作将暂时完成。在这个过程中,莲花核心和后寺窑遗址是核心地区。通过发掘和文物研究,工作人员确定了唐初至北宋后期窑址的年代顺序。

与我们经常看到的埋葬坑相比,窑址坑要壮观得多。侯寺坳窑址坑从底层最早的唐代器物到顶层北宋晚期至南宋的器物,都密集地埋藏在土壤中。整个5米厚的剖面是越窑的历史。然而,因为它是一个窑厂,许多碎片不是高质量的商品,很难看到完整的工具。然而,质量参差不齐的秘密彩瓷碎片总是可以在其中找到,为考古研究提供了证据。

通过地层观察可以看出,初唐时期的产品质量和制造技术仍处于恢复阶段。到唐代中期,胎釉技术和安装烧制技术取得了明显的进步。晚唐时期,出现了烧制暗彩瓷器的最重要的烧制工具瓷匣钵。因此,越窑瓷器的烧制技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出现了不同于其他越窑瓷器的暗彩瓷器。

除了普通瓷器烧制工艺之外,最特别的是采用一个匣钵一个接一个的烧制工艺,匣钵也是瓷器,这样既保证了匣钵的密封性,又增加了秘密瓷器的成本,这就是所谓的“瓷匣钵”——烧制秘密瓷器的秘密。因此,为了制作一个秘密瓷器,首先必须做一个匣钵。“一器一碗是秘制瓷器的质量保证,这是关键。不仅使用瓷匣钵,还使用釉料密封,使匣钵具有更好的密封性能,从而更好地减少了秘密瓷釉料中的铁离子,青色更强。”程颐补充道。

如此复杂的过程自然是瓷器。据文献记载,早在唐光启三年(887年),上林湖地区就已经存在贡窑。从谢熙英的角度来看,探讨越窑贡瓷时代,作为贡瓷的两端——生产和消费领域,必须予以重视。古代瓷器产业是一个资源密集型产业。上林湖依靠良好的自然条件成为瓷器生产基地。瓷器生产时,贡品将在哪里举行?

作为消费对象,这些贡瓷大多与皇室有关。例如,在唐朝的两个首都——皇城和皇家园林——出土的越窑瓷器无疑是贡品,在扶风府门庙和Xi大明宫太爷池出土的越窑瓷器也是贡品。从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唐代两个都城和法门寺的秘密瓷器有相当一部分产于上林湖的后寺坳窑遗址。不仅制作时间与瓷器的特征相吻合,考古学家还在后寺坳窑遗址发现了刻有“秘色”字样的瓷器,这与法门寺的“服饰帐”记录相吻合。也就是说,在宋代官窑出现之前,越窑秘密彩瓷充当了宫廷祭瓷的功能。从这个方面来说,越窑烧制秘色开创了中国制瓷史上官窑的时代。

从去年开始,后寺坳的挖掘工作已经结束。今年考古队开始挖掘三处窑址,如博代吉(Bodaiji),因为有些学者推测博代吉可能与当时的窑管理组织有关。如果博代吉在发掘方面有了新的进展,我们会对当时瓷器的生产链和运行机制有更多的了解。从下个月开始,考古学家们还将考察狗头狗颈和张佳迪的窑址,以探索北宋中后期和南宋初期的越窑生产。当杭州成为南宋的都城时,著名的官窑还没有建好。从越窑到官窑,秘瓷发挥了重要作用,宫瓷标准的逐步确立更为明显。伴随着秘色瓷器和越窑,总是有一圈又一圈的谜语。

[推荐阅读]

中国恰好满足了瓷器生产的三个先决条件,但它并没有独特的优势。为什么瓷器的发明仍然属于中国?

为什么景德镇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在其他瓷器市场崩溃之后,能够重振旗鼓?


广西快乐十分




上一篇:国庆花坛扮靓长安街
下一篇:丢人!醉酒大叔火车走廊当床铺还尿裤子,列车员无奈将其抬下车